写幽默的相声简短一点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幽默
段子其重要的传播途径便是职场,在被反复洗练后又不断发扬光大。不知道大家都听过怎样的段子,让你脸红呢?以下是88经典语录大全小编为大家整理的每日最新段子幽默笑话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。

求一个短一点又搞笑的相声!!!!!

《反正话》甲:相声是一门语言艺术, 乙:对 甲:相声演员讲究的是说学逗唱,这相声演员啊!最擅长说长笑话,短笑话,俏皮话,反正话。

乙:这是相声演员的基本功啊 甲:相声 演员啊,脑子得聪明。

灵机一动马上通过嘴就要说出来, 乙:对对对对 甲:嘴皮子也要利索 乙:是啊 甲:像您这个 乙:我特别合适 甲:什么合适啊,这嘴唇,像鞋低子似的! 乙:有那么厚嘴唇子吗? 甲:像你这嘴说相声不合适, 乙:谁不合适啊,告诉你,脑袋聪明 甲:是啊 乙:嘴皮子利落, 甲:你啊 乙:说什么都行! 甲:你别吹,我当着个位老师和同许我来考考你,咱们来一段反正话 乙:什么叫做反正话呢? 甲:就是我说一句话,你把这句话翻过来再说一遍,能说上来就算你聪明! 乙:咱们可以试试 甲:说来就来,我的桌子 乙:。

甲:我的桌子 乙:我的桌子 甲:唉,你怎么这么笨啊,我说我的桌子,你就要说我得子桌 乙:哦,我明白了 甲:明白啦!下面我们开始。

从头说到脚!看你反映怎么样啊! 乙:没问题! 甲:我脑袋 乙:我呆脑,我呆头呆脑的啊! 甲:我脑门子, 乙:我没脑子! 甲:我眼眉 乙:我没眼! 甲:我眼珠 乙:我猪眼,不像话啊! 甲:我鼻子 乙:我子鼻 甲:我鼻梁子 乙:我量鼻子, 我量他干吗啊! 甲:我觜! 乙:。

我咬你! 甲:咬我干什么啊! 乙:这一个字的怎么翻啊! 甲:那依您的意思呢? 乙:得说字儿多的 甲:哦,字多一点,好了!我觜里又牙 乙:我牙里又觜,我成妖怪了!你换的词儿行不行啊, 甲:不说这个啊?咱们报一回小说人物! 乙:哪不小说呢? 甲:咱们就报一回《西游记》里得人名。

乙:您来吧! 甲:我是唐三奘 乙:我是奘三唐 甲:我是猪八戒 乙:我是戒八猪 甲:我是沙和尚 乙:我是和尚三,我怎么又成三个和尚了! 甲:我是孙猴子 乙:我是猴孙子!你说点好的! 甲:点好的,咱俩逛逛花园,报报花名 乙:逛花园?那好啊 甲:可在逛花园之前我有一个要求, 乙:什么要求! 甲:速度要比刚才快一点另外要带上动作。

乙:带动作我会啊,是这样吗(参着甲,像恋人一样在舞台上走一圈) 甲:什么啊!我是说在逛花园的时候要用这两个手指头指着自己的鼻子,得美一点,得这样(动作),会吗? 乙:没问题,我这人最会美了! 甲:那咱们现在开始啊 乙:好 甲:我逛花园 乙:我花园逛 甲:我是牡丹花 乙:我是花牡丹 甲:我是芍药花 乙:我是花芍药 甲:我是茉莉花 乙:我是花茉莉 甲:我是狗尾巴花 乙:我是花尾巴狗

短一点的搞笑相声

校园小品 人物:团支书,小艾,小玲 场景:教室 团支书:同学们,同窗们,同志们,同胞们,同。

同。

同什么们!请大家听我说一句! 二人:说吧。

团支书:你们听不听啊? 二人:听着呢! 团支书:真的听? 二人:真的! 团支书:确定? 二人:确定。

团支书:不反悔? 二人:不反悔。

团支书:你们是认真的?没骗我? 二人:你说不说啊? 团支书:噢,我开始说了!----我要说什么来的? 二人晕倒。

校园小品剧本:搞笑幽默相声小品短剧本台词 团支书:啊!!!!对了! 二人坐起。

团支书:我真的忘了我要说什么! 二人又晕倒。

团支书:好了,言归传正,你们再不能醉死梦生了!你们一定要自强不息,自告奋勇,自,自,自。

好好改过,抵制日货! 小玲: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! 团支书:小玲!你为什么上课要睡觉? 小玲:我困故我睡! 团支书:你为什么不在宿舍睡? 小玲:我也想啊!可老师不让走! 团支书:你就不能下课睡? 小玲:我下课了也睡! 团支书:那你晚上做什么? 小玲:你晚上做什么? 团支书:睡觉啊!校园小品剧本:搞笑幽默相声小品短剧本台词 小玲:我们这个习性一样! 团支书:你除了睡觉还做什么? 小玲:很重要的事!----吃饭! 团支书:那学习怎么办? 小玲:我也想咨询这个问题呢! 团支书:同学!请端正态度!为什么一天到晚都睡觉? 小玲:是啊! 团支书:就不能一晚到天睡吗? 小玲晕倒。

小艾:哈哈哈! 团支书:小艾,你怎么总是玩游戏? 小艾:心理需要! 团支书:游戏有什么好玩的?课余时间玩玩就算了!最瞧不起你们这些玩游戏的,一点技术含量没有!告诉你老师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! 团支书:同学们,同窗们,同志们,同―― 二人:你就直说吧! 团支书:同什么们! 二人晕倒。

团支书:燃烧我们的青春吧! 小玲:没火柴! 团支书:努力奋进吧! 小艾:没力气! 团支书:来来来,我们一起用功吧! 二人趴下:唉! 团支书:打起神精来,抓紧时间,让我们―――― 下课铃响。

团支书:――――吃饭去! 二人:耶!...

求简短相声稿子!!!!!!!!!!一定要简短,幽默,搞笑!!!...

反正话相声甲:相声是一门语言艺术, 乙:对 甲:相声演员讲究的是说学逗唱,这相声演员啊!最擅长说长笑话,短笑话,俏皮话,反正话。

乙:这是相声演员的基本功啊 甲:相声 演员啊,脑子得聪明。

灵机一动马上通过嘴就要说出来, 乙:对对对对 甲:嘴皮子也要利索 乙:是啊 甲:像您这个 乙:我特别合适 甲:什么合适啊,这嘴唇,像鞋低子似的! 乙:有那么厚嘴唇子吗? 甲:像你这嘴说相声不合适, 乙:谁不合适啊,告诉你,脑袋聪明 甲:是啊 乙:嘴皮子利落, 甲:你啊 乙:说什么都行! 甲:你别吹,我当着个位老师和同许我来考考你,咱们来一段反正话 乙:什么叫做反正话呢? 甲:就是我说一句话,你把这句话翻过来再说一遍,能说上来就算你聪明! 乙:咱们可以试试 甲:说来就来,我的桌子 乙:。

甲:我的桌子 乙:我的桌子 甲:唉,你怎么这么笨啊,我说我的桌子,你就要说我得子桌 乙:哦,我明白了 甲:明白啦!下面我们开始。

从头说到脚!看你反映怎么样啊! 乙:没问题! 甲:我脑袋 乙:我呆脑,我呆头呆脑的啊! 甲:我脑门子, 乙:我没脑子! 甲:我眼眉 乙:我没眼! 甲:我眼珠 乙:我猪眼,不像话啊! 甲:我鼻子 乙:我子鼻 甲:我鼻梁子 乙:我量鼻子, 我量他干吗啊! 甲:我觜! 乙:。

我咬你! 甲:咬我干什么啊! 乙:这一个字的怎么翻啊! 甲:那依您的意思呢? 乙:得说字儿多的 甲:哦,字多一点,好了!我觜里又牙 乙:我牙里又觜,我成妖怪了!你换的词儿行不行啊, 甲:不说这个啊?咱们报一回小说人物! 乙:哪不小说呢? 甲:咱们就报一回《西游记》里得人名。

乙:您来吧! 甲:我是唐三奘 乙:我是奘三唐 甲:我是猪八戒 乙:我是戒八猪 甲:我是沙和尚 乙:我是和尚三,我怎么又成三个和尚了! 甲:我是孙猴子 乙:我是猴孙子!你说点好的! 甲:点好的,咱俩逛逛花园,报报花名 乙:逛花园?那好啊 甲:可在逛花园之前我有一个要求, 乙:什么要求! 甲:速度要比刚才快一点。

乙:说话快一点我会啊!甲:不过还要美一点,会吗? 乙:没问题,我这人最会美了! 甲:那咱们现在开始啊 乙:好 甲:我逛花园 乙:我花园逛 甲:我是牡丹花 乙:我是花牡丹 甲:我是芍药花 乙:我是花芍药 甲:我是茉莉花 乙:我是花茉莉 甲:我是狗尾巴花 乙:我是花尾巴狗

搞笑相声台词再短一点!!!!!

马季和赵炎 相声《吹牛》 甲 我们是第一次来到这里。

乙 头一回。

甲 但是跟大家也是老朋友了。

乙 怎么呢? 甲 因为在电视里经常见到我们。

乙 大家经常看我们的节目。

甲 就是没有面对面瞧见过。

乙 没有这样的机会。

甲 所以大家很有兴趣,想弄张票看一看:这马季长的什么模样啊? 乙 都挺关心的嘛。

甲 现在借这个机会,公开在这儿展览一下。

乙 啊?展览哪? 甲 欢迎参观,请勿拿走! 乙 哎!谁抱的动啊? 甲 前边都是表演的节目。

乙 对。

甲 咱们俩人呢,在这儿来个别开生面的节目。

乙 什么节目? 甲 咱们在这儿进行一次体育比赛。

乙 在哪儿? 甲 就在这舞台上。

乙 这舞台上能运动的开吗? 甲 咱不搞大型的比赛项目。

乙 那咱比赛什么呀?咱们下棋? 甲 下棋不行,下棋大家看不清楚。

乙 那,咱俩拔河。

甲 拔河是集体项目哇。

乙 那,咱俩拳击。

甲 拳击?咱俩谁打谁都不合适。

乙 那咱俩比赛什么呀? 甲 咱俩比赛吹牛吧。

乙 哎!吹牛? 甲 啊。

乙 说大话呀? 甲 哎,这是一种新兴的比赛项目,古今中外吹牛的人是大有人在呀。

乙 是吗? 甲 吹牛的方式还多种多样。

乙 都有怎么吹的? 甲 直截了当吹的、拐弯儿抹角吹的、互相对着吹的、捧着吹的、海阔天空吹的。

乙 嘿哟!花样还不少。

甲 咱们通过今天这场友谊比赛,把一个个吹牛的嘴脸勾划出来,推荐给大家。

乙 啊? 甲 您爱学哪样学哪样。

乙 有学这个的吗? 甲 咱们就是让大家看一看。

乙 可以。

不过我在吹牛上可没什么经验呐。

甲 不要紧哪,一回生两回熟,熟中生巧哇。

只要你不断地吹、经常地吹、刻苦地吹、用不了多久,你能吹出亚洲,走向世界。

乙 啊?我吹出亚洲啊? 甲 你应该有信心,你条件确实好哇! 乙 我什么条件好哇? 甲 脸皮比较厚实。

乙 哎……谁呀? 甲 怎么样? 乙 既然这样,我就吹吹试试。

甲 好,那我们吹牛比赛开始了。

乙 行,行。

甲 请大家都坐好了。

在座的哪位,如果对吹牛有兴趣,我欢迎您上来咱一块儿吹。

乙 这队伍就别扩大啦。

甲 好,现在吹牛比赛开始,双方运动员入场。

乙 还有入场式? 甲 (学吹奏) 乙 这什么乐队呀? 甲 吹管乐伴奏。

乙 好嘛,全吹一块儿去了。

甲 首先,由种子队员赵炎开吹! 乙 好!我呀! 甲 啊? 乙 我还真没吹过这玩艺儿。

甲 要吹咱就铆足了劲儿吹。

乙 那当然了,咱还想破纪录哪。

甲 对。

乙 要想吹牛啊! 甲 嗯? 乙 在座的谁也不如我! 甲 这属于直截了当吹。

乙 我吹牛有十几年的历史了。

甲 不简单呀!哈哈,吹了十几年啦? 乙 啊。

甲 我吹二十多年啦。

乙 他比我还厉害。

我现在吹牛上可有绝招啊。

甲 我在吹牛上有祖传秘方啊。

乙 我能把方的吹成圆的。

甲 我能把短的吹成长的。

乙 我能把丑的吹成美的。

甲 我能把死的吹成活的。

乙 嘿,你可太厉害啦。

甲 吹呀! 乙 我告诉你呀,我们家是吹牛世家。

甲 我告诉你呀,我们家是吹牛门里出身。

乙 我们家是吹牛作坊。

甲 我们家是吹牛工厂。

乙 我们家是吹牛股份有限公司。

甲 我们家是吹牛大托拉司。

乙 我们家是世界吹牛中心。

甲 我们……你们这中心是我们家吹出来的。

乙 嗐!比不了。

你可真能吹呀! 甲 吹呀! 乙 比不了! 甲 吹呀!开局你就失利啦!不行吧?咱再来。

乙 来。

甲 咱们换样吧。

乙 什么样? 甲 咱们绕着吹吧! 乙 什么叫绕着吹呀? 甲 你吹我,我吹你,吹来吹去,目的还是为了抬高自己。

乙 嗬!吹牛的名堂还真不少。

甲 吹牛人全是这样嘛!来,吹吧! 乙 哎哟!马季同志。

您的相声说的太好啦。

甲 哪里哪里,赵炎同志!您的相声比我说的好啊。

乙 不行,不行,您可以称的上是名家高手,权威大师啊! 甲 不能这么说,您可以说是新星新秀、新的潮流的代表。

乙 哪里,哪里!您的相声是高雅而不粗俗哇。

甲 您的相声是幽默而又含蓄呀。

乙 您的相声真是脍炙人口啊! 甲 您的相声可以说是当代佼佼者。

乙 您的相声是家喻户晓,妇孺皆知啊。

甲 您的相声可以说是世界幽默宝库里面的精品哪。

乙 您的相声让人是前仰后合呀! 甲 您的相声那真是山崩地裂啦! 乙 啊?要地震哪?您的相声社会作用太大了。

甲 您的相声社会效果极佳呀。

乙 上回东郊一个工厂着火啦,全城的消防队都去了,没救灭呀!没办法把您请去了,您站在那儿嘚啵嘚啵来段相声,眼看着那火苗子出溜出溜、吧叽就灭了。

您这作用太大了。

甲 好,我这相声管救人哪。

乙 好哇。

甲 要说您的相声作用更大啦! 乙 怎么哪? 甲 西郊奶牛场那个牛哇,不下奶了。

后来把您给找去了,你是风尘仆仆,不顾疲劳,对着奶牛您就吹上啦! 乙 吹上啦? 甲 您就说上啦! 乙 哎。

甲 说了一段相声,感动的那牛啊,顺着眼睛往外流牛奶呀! 乙 您瞧瞧! 甲 哗!…… 乙 行啦!这儿开闸啦!您不光相声说的好哇!您那笔头子厉害呀! 甲 您那笔头子比我厉害多啦! 乙 昨天我听说:您一晚上写八篇文章啊。

甲 我听说昨晚上,您写了仨电影剧本儿啊。

乙 您那国画也好哇! 甲 您的书法真是一绝呀! 乙 您的国画,荣宝斋都不敢公开出售哇。

甲 您的书法……海关都不让出口哇! 乙 那为什么呀? 甲 怕丢人哪!哈哈。

乙 像话吗?你不光文学...

谁给我一个简短又搞笑的相声?????????????????...

郭:现在都流行养宠物啊,街坊有这么一位大科学家,告诉他,你这养动物养宠物不能胡来,有规矩。

和你这居住环境阿,你的性格阿,家庭人口阿,都有关系。

于:哦。

郭:包括你这面相都有关系。

让我看看你这脸……养乌龟!于:这位怎么看出来的这位?郭:转过脸来……巴西龟!于:哦,还看出巴西龟来了?郭:嗯。

出去上宠物市场一问,这么大一玩意跟烧饼似的,卖三百。

于:贵着呢。

郭:他舍不得。

他一年洗澡才花二十五块钱。

于:我也太惨了吧。

郭:跑到水产市场,一瞧有卖王八的。

差不多,墨阳差不多,就后背没花。

这便宜阿,称一个吧,四十八块钱,这痛快了。

这行。

多了他花不起,三百多块钱,是吧。

四十多块钱,这就不算事了。

搁我这我也不心疼。

于:四十多块钱干嘛这么点啊?郭:一毛一毛的。

于:好嘛!兜里搁点整钱好不好啊。

郭:拿着回家。

人家宠物都有名字啊。

给它起一名字。

叫绿豆。

于谦看绿豆。

能看对了眼。

于:我呀?我看绿豆像话吗?郭:美化它要到极致。

于:怎么美化阿?郭:拿小刀在后背画花。

在当中刻上于谦。

于:刻我名字干嘛阿?郭:丢了好找阿!爬出去一看,哎哎哎,这王八叫于谦。

于:我找它干嘛阿。

郭:美化它,给它画口红。

王八嘴小阿,口红抹手上,哎哎哎,咬上了。

于:嗨!那还不咬上!郭:不撒嘴阿!疼得阿。

一刀剁下脑袋来,舍不得。

站到胡同口,喝!你怎么还不下来了!来警察:哎,扔铁饼那孙子!后场,后场!回来了。

于:咱先不说警察这眼神,这口头语可不对阿!郭:同学,同学。

于:什么同学阿!郭:一进胡同口大妈们都纳闷阿,这么热的天还拿暖水袋呢?于:嗨!都这眼神阿!郭:也不知谁告诉他的,你找个驴,找个驴,驴一叫唤这玩艺就掉下来了。

于:有这规矩。

郭:城里哪有驴阿?打一车奔大兴。

一上车司机还问呢:大哥,这坤包哪买的?于:好么。

这眼神的全让我赶上了。

郭:大兴农村那真站一驴在那吃草。

过去:哎呀我可找着你了。

受累,叫一声吧!叫一声就掉了!叔!叔您受累。

于:干嘛还商量?郭:未曾学艺先学礼,礼多人不怪嘛。

于:用不对地方啊!郭:你叫阿,你怎么忘了,我给您提个醒啊,这样:阿~~~~阿~~~~~您瞧一叫唤,它就……我早知这样我就在家叫唤了!于:嗨!我叫唤这王八撒嘴了?郭:这事闹得这事闹得。

搁在兜里回家了,到家门口,看门上,也不谁,给贴副对子。

于:写的什么啊?郭:当王八不生气福如东海,戴绿帽有钱花寿比南山。

于:横批呢?郭:忍者神龟!于:去你的!

小学生六一搞笑相声剧本,要短一点,也不要太短,2人,越搞笑越好

我这里有几个,你挑挑,删减以下就好了【咱爸爸】甲:给大伙介绍一下。

乙:很有必要。

甲:我叫甲。

乙:我叫乙。

甲:我是一名相声演员。

乙:我也是一名相声演员。

甲:我们家住在淮海北路174号。

乙:我们家住在淮海南路175号。

甲:我们家住在三楼。

乙:我们家住在四楼。

甲:我们家三代同居。

乙:我们家四室同堂。

甲:我爸爸是个老革命! 乙:我爸爸资格也够老的! 甲:我爸爸三七年就参了军。

乙:我爸爸三六年就入了伍。

甲:我爸爸参加过淮海战役。

乙:我爸爸也在那儿打了一大仗。

甲:我爸爸立过战功。

乙:我爸爸受过勋章。

甲:我爸爸当时是排长。

乙:我爸爸当时任连长。

甲:我爸爸当时在解放军第七纵队。

乙:我爸爸当时是……国民党那头儿的。

甲:噢……闹了半天你爸爸是国军呀? 乙:噢……说了半天你爸爸是共军呀! 甲:现在我搞清楚了。

乙:现在我更明白啦。

甲:我爸爸是好人。

乙:我爸爸是坏蛋……谁爸爸是坏蛋? 甲:你自己说的。

乙:我爸爸现在是政协委员。

甲:噢!那你一定听你爸爸讲过他参加淮海战没的经历? 乙:那你也一定听你爸爸说过他参加淮海大战的体会? 甲:经常听。

乙:经常讲。

甲:不是说大话,要说起我爸爸他们的英雄事迹来那可是不胜枚举呀! 乙:是啊,要没我爸爸他们,你爸爸这仗也打不起来呀! 甲:嘿……干脆—— 乙:怎么着? 甲:咱俩今天就把咱从爸爸那儿听到的故事讲给大伙听听。

乙:再现一下当年的战斗情景。

甲:那我就代表我爸爸那头。

乙:那我也代表你爸爸那头。

甲:你怎么也代表我爸爸那头? 乙:我不想代表我爸爸那头。

甲:没关系,咱为了更好、更形象的再现一下当年战斗的情景。

乙:好吧。

甲:那还是在战火纷飞的年代。

乙:就是四十二年前的今天。

甲:展开了震惊中外的淮海大战。

乙:我爸爸那头也叫徐蚌会战。

甲:我爸爸说战役之大举世闻名。

乙:我爸爸说战线之长绝无仅有。

甲:战斗激烈。

乙:激烈战斗。

甲:我打枪。

乙:枪打我。

甲:我投弹。

乙:弹投我。

甲:我打机关枪,哒哒哒哒…… 乙:机关枪打我,哒哒哒……我受得了吗? 甲:你说反正话来啦? 乙:对呀,两军作战不得一反一正吗? 甲:他还有理。

我爸爸说,长江以南,第一个战略目标就是徐州,夺取徐州,解放全国胜利在望。

乙:我爸爸说,徐州也是国民党军事战略要地,一旦失守,党国存亡危在旦夕。

甲:所以我们调动了六十万大军参战。

乙:所以我们纠集了八十万重兵防御。

甲:我们有亿万民工支前。

乙:我们——抓来不少壮丁充数。

甲:我们出征的时候,老百姓是热情欢送,锣鼓喧天。

乙:我们调防的时候,老百姓是家家闭户,鸡叫狗咬哇! 甲:我们采用的是大规模的运动战、围歼战。

乙:我们利用铁路组成一点两线。

甲:我们是毛主席制定的战略方针。

乙:我们是蒋总裁布置的防御措施。

甲:我们的总前委是邓小平同志。

乙:我们的司令长官是杜聿明先生。

甲:我们有第三野战军司令员陈毅。

乙:我们有第七兵团司令官黄伯韬。

甲:我们还有……我爸爸。

乙:我们还有我爸爸。

甲:我爸爸有儿子。

乙:我爸爸也有儿子。

甲:我就是我爸爸的儿子。

乙:我爸爸就是我儿……瞎! 甲:别胡说八道。

乙:这不是你逼的吗? 甲:我们布好了战局。

乙:我们作好了准备。

甲:我们中共中央军委召开了作战会议。

乙:我们总司令部里通宵达旦。

甲:在前沿阵地上,我们是进行战前动员。

召开誓师大会。

乙:我们这边是调兵遣将,忙作一团。

甲:我们还编了一段小快扳。

乙:我们早就有个顺口溜。

甲:“为翻身上前线,解放军都是英雄汉。

把蒋家王朝彻底砸它个稀巴烂。

” 乙:“当官好,当官好,穿皮鞋、带手表,搂着小妞满街跑。

” 甲:我们爱唱一首歌。

乙:我们爱哼一个曲。

甲:“向前!向前!我们的队伍向太阳……” 乙:“吸足了一口鸦片,快活的好似活神仙……” 甲:这时候进攻开始了。

乙:战斗打响了。

甲:我们是一个胜利接着一个胜利。

乙:我们是一个失利接着一个失利。

甲:战斗越打越激烈。

乙:包围圈越来越缩小。

甲:这时候我们开始了强大的政治攻势。

乙:我们当官的最怕这一招。

甲:“喂,蒋军弟兄们,你们听着!” 乙:“用棉花把耳朵睹上,不能听。

” 甲:“我们解放军喊话你们听得见吗?” 乙:“我们听不见!” 甲:听不见还搭茬。

乙:这不是装的吗! 甲:“蒋军弟兄们,你们也是受苦人,别替蒋介石卖命啦,快过来吧,解放军优待俘虏。

” 乙:你们别来这个‘里格隆’啦,我们上司早就说过啦,我们要是过去呀,小命就玩完啦!” 甲:“这是造谣,你们很多弟兄都过来啦,想当兵的我们欢迎,想回家的我们发路费!” 乙:“是真的吗?” 甲:“解放军说话算数!” 乙:“让我们考虑考虑再说吧!” 甲:“***爸爸,你饿吗?” 乙:“***爸爸,我怎么不饿呀,俩礼拜就吃一顿儿。

” 甲:“你吃的什么呀?” 乙:“不怕您笑话,就吃一根驴尾巴。

” 甲:“你怎么没吃那驴肉?” 乙:“那是给长官留的。

” 甲:“快到我们这儿来吃吧,肉包子全蒸好啦。

” 乙:“有大蒜瓣吗?” 甲:你吃的挺全。

“乙的爸爸,别犹豫啦...

求一个简短搞笑的相声

这有两个1、相声:讲礼貌 (马季/唐杰忠) 文本:马:这个,现在提倡呀讲礼貌。

唐:讲礼貌反应了一个人修养,反应了一个民族的文明。

马:对人呢要用尊称。

唐:嗯。

马:说话呢要讲文明。

唐:这样才和咱们这个文明国家相称。

马:比如说我见着您了。

唐:你见着我了。

马:我得跟您这么说话。

唐:怎么说呀?马:哎,同志劳驾,我跟您打听点事。

唐:你瞧这多客气呀。

有什么事,你就事吧。

马:我跟您问一个人。

唐:你要问谁呀?马:我问的这个同志呀。

唐:嗯。

马:长的是高大魁梧、浓眉大眼。

唐:哦。

马:听说他是一位相声演员。

唐:哦,你说的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呀?马:他叫唐杰忠同志。

在您这单位吗?唐:哦,在在在。

马:啊!唐:在在在。

马:您给我请出来,我跟他见见面。

谢谢您呀。

唐:别谢了,我就是。

马:哎呦,您就是唐杰忠同志。

唐:哎。

马:哎呦,太抱歉了。

唐:嗯?马:这么半天没看出来你。

对不起呀!唐:这有什么呀。

马:你听这话你心里?唐:我听着舒服呀。

这多谦虚多客气呀。

马:你看看,抱歉、对不起、谢谢、您、请。

唐:客气话。

马:这不是客气话。

唐:嗯?马:这表示了对对方的尊重。

唐:哦。

马:自己的谦虚、自己的讲礼貌。

唐:是呀。

马:哎,都得这样说话。

唐:哦哦。

马:你要换一种方法,没有这些客气话。

你听这你心里不是滋味。

唐:那怎么说呢?马:就这么说呀。

唐:嗯。

马:嘿!我说。

唐:这叫什么称呼呀。

马:我跟你打听个人。

唐:你要问谁呀?马:这个人呀。

唐:嗯。

马:长的比武大郎高一点,脑袋跟茶盘子是的,听说是个说相声的。

叫什么名字,大伙叫唐稀松呀。

唐:嗨,你干吗叫外号呀。

马:啊?唐:我就是,有什么事吗?马:你就是!唐:嗯。

马:别逗了。

唐:什么叫,别逗呀。

我就是唐杰忠,有什么事吗?马:有事呀,没事能找你来吗?唐:有事你就说吧。

马:说呀,别说了,两头都不乐意。

说什么呀?唐:你干吗来了?马:我说你,别瞪眼,别瞪眼。

一瞪眼比骺还难看。

唐:喝!马:你看,这模样干吗呀,别,不至于这样。

别介,行不行,干吗呀这样。

你看看,回头你一生气你回头得病,一病回头哏屁着凉了,麻烦了吧,你不愿意告诉我,我找别人打听,别介,傻老爷们。

2,一 吐 不 快 梁艺甲:别人遇到新鲜空气,总想做做深呼吸。

乙:呼吸呼吸新鲜空气。

甲:我二叔不是这样。

乙:他呢?甲:喜欢一吐为快。

乙:聊点什么呀?甲:跟聊天没关系。

乙:那怎么叫一吐为快呢?甲:把痰吐出来,他就痛快了。

乙:这么个一吐为快呀!甲:早起上班儿,蹬着自行车儿,他能从家门口儿一直吐到单位的大门口儿。

乙:随地吐痰哪!甲:你以为呢?乙:这可太不道德了!甲:要怎么你看骑车人都是走直线,唯独在我二叔后边儿骑车的,都跟那蛇行似的——曲里拐弯的。

乙:怎么回事儿呀?甲:还用问吗——怕唾沫星子溅到脸上。

乙:这可太不像话了!这一路上,就没人出来管管他吗?甲:用老北京的话说,叫臊着他;用上班人的话说,叫没那闲工夫儿搭理他;用环卫工人的话说,叫素质低下;用执法人员的话说,叫别让我碰上他。

乙:没说他好的。

甲:也是无巧不成书,那天,还真就碰上了。

我二叔正一吐为快呢,被大喝一声:“你给我下来!” 乙:这口气可也够难接受的。

那你二叔呢?甲:二话没说,乖乖儿地就从那车上下来了。

乙:也是觉着理亏。

甲:“这一路上,你倒是痛快了,别人受得了吗?” 乙:(扮二叔)“我错了!” 甲:“刚知道啊?你是愿打还是愿罚呀?” 乙:(奇怪地)怎么还带打的呀?(扮二叔)“我认罚。

” 甲:“认罚呀,把这个戴上。

”说着,递过一个口罩来。

乙:“非典都过去了。

” 甲:“我是怕你把病传染给别人。

还有,把你吐的痰都给收拾干净喽。

” 乙:“我还是认打吧!” 甲:“打,也得等你收拾完了再说。

” 乙:连罚带打呀!甲:“再说了,打,我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打你呀——等回了家再说吧!” 乙:还要追家打去呀?谁呀,这么厉害?甲:你问管我二叔的这个人呀?乙:啊。

甲:我爷爷呀!乙:我说的呢!

    avatar